怎么才是对马克思最好的纪念-中青在线

2018-05-18 01:52

  杨学功:《共产党宣言》是马克思主义正式诞生的标记,是世界范围内马克思主义文献中传布最广的经典。它的内容包含四个部门:一是资产者和无产者;二是无产者和共产党人;三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文献;四是共产党对各种反对党派的态度。其中,第一局部的内容最为丰富,堪称全篇的理论基础。

  对本人的理论,马克思、恩格斯素来不把它看成终极真理和教条。相反,他们总是根据实际的发展和历史条件的变革,自发地以批判的态度来对待自己所作出的论断。

  杨学功:这句话是马克思针对19世纪70年代末法国“马克思主义者”说的,原话是“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当时,法国盛行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派别,存在重大的宗派主义和教条主义倾向,背离了马克思对自己实践所持的态度。这里的“马克思主义者”显然是特指的,我们不能顾名思义地把它懂得为个别概念,从而得出在逻辑上悖谬的论断。

  简要地说,我既不同意“马恩对立论”,也不批准“马恩同质论”,而是主张“马恩差异论”。但差别是以同一为条件的,反之亦然。

  解放周末:今年还是《共产党宣言》问世170周年。这部经典作品是否“句句为真理”?

  杨学功:这是一个颇为严厉的事实课题。对此,我想强调以下多少点:

  按照马克思的观点,我们只能说斯巴达克和刻卜勒的运气是悲惨的,却不能说是可怜的。事实上,马克思的终生也与他心目中的英雄有相似之处。他素来不向迫害自己的各国政府和资产阶级社会屈服。他遭受了种种磨难、诋毁和危害,但从充满斗争精神的毕生来看,可以说他是幸福的。

  杨学功:确实,人们对马克思的印象多半是他成熟时代的形象。切实,马克思及其思想也有一个成长发展的过程。

  杨学功:在马克思早期思想发展的逻辑环节中,《莱茵报》时期是无比重要而存在关键意思的一环。

  第二,百折不挠地推进新时期中国特点社会主义事业,推动马克思主义在当代中国的创造性发展,是对马克思最好的纪念。中国特点社会主义既坚持迷信社会主义的基本准则,又体现中华民族近代以来的奇特空想;既合乎世界历史发展趋势,又存在赫然的时代特色。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中国共产党把马克思主义写在自己的旗帜上是完全准确的,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始终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期化是完整正确的!

  马克思诞生在一个律师家庭。与很多同龄男孩一样,少年时期的马克思比较顽皮。1836年夏,刚上大一的马克思向热恋的姑娘燕妮求婚,当时他只有18岁,并写下大量情书和情诗。可见,马克思具备个别人的性情和特色。

  “两个马克思”不是对峙的

  杨学功:1932年马克思的早期手稿即《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发表当前,“两个马克思”的对立进一步尖锐化了。但各种观点可以说是完全相反的:一种是断定“早年马克思”,认为早期马克思才是他思想发展的高峰和顶点,以后就走下坡路了;另一种则认为,马克思的早期思想是“不成熟”的。

  杨学功:5月4日中共中心在国民大会堂举办留念大会,我作为马克思主义实践研究和教诲工作者有幸参加,并聆听了习近平总书记发表的主要讲话,受到很大激励和勉励。

  杨学功:结合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精神,我想谈两点懂得:

  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还提到一个事实,即马克思、恩格斯高度确定中华文明对人类文化进步的贡献,科学预感了中国社会主义的出现,甚至为他们心中的新中国取了靓丽的名字??“中华共和国”。可见,马克思对中国问题的念叨是放在世界历史发展的大趋势中予以论述的。

  解放周末:有人统计,在马恩选集中,提及中国的地方逾800处。在马克思为《纽约逐日论坛报》撰写的文章中,有10篇是直接讨论中国问题的。马克思当时是怎样看中国的?

  解放周末:有学者提出,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创建进程中,拉响“第一小提琴”的是恩格斯。你如何看待这一观点?马克思主义为何以马克思命名?

  第二,19世纪后半叶和全部20世纪的历史过程证明,落伍国家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极其复杂性,大大超过了马克思当时所能预感的程度。

  另一方面,马克思对将来社会也不是单纯“指路”。马克思强调,新思潮的优点偏偏在于我们不想教条式地预见未来,而只是渴望在批判旧世界中发现新世界。

  作为“千年第一思惟家”和“顶天破地的伟人”,马克思为全世界无产阶层和被压迫民族的解放带来了思想的火种、点燃了举措的火焰。今天,咱们该怎么深入懂得马克思,持续和弘扬马克思思维?怎么才是对马克思最好的纪念?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研室主任杨学功有一番深刻观察跟思考。

  “大胡子老爷爷”也曾顽皮过

  杨学功: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各种“过时论”层出不穷,而又不断破产。上世纪末,有人不断喧嚷,马克思主义已经终结。然而,这种“胜利宣言”,在现实资本主义面临的困境和危机面前,敏捷地褪去了颜色,欧美呈现了普遍的“马克思振兴热”。特别是,以发达国度大企业(跨国公司)为中心的财产积聚及其相伴的“困窘积累”,再现了马克思两极分化论的正确性。根据这些事实和剖析,我们重温马克思的思想,仍旧能激发胸中的热情,并且可以更加清楚地看到未来。

  第三,资本主义不在实体意义上消亡,是因为接受马克思主义的批判并加以改造的结果。

  马克思主义为何以马克思命名

  后面这种观点的影响更大,重要有两种表现形式:一是阿尔都塞的“断裂说”,即认为马克思的前期思想属于“意识状况”,后期思想才属于“科学”;二是由苏联学者最早提出的“转变说”,即认为马克思的思想发展进程中存在世界观和政治态度的改变,前期思维是人本主义的,后期转到了历史唯物主义上来。“转变说”可能阐明马克思思想发展的部分事实,但与“断裂说”一样,都存在割裂马克思思想发展过程的内在连续性问题。

  解放周末:《共产党宣言》中预言“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可是,为何“两个必然”还没有实现?

  解放周末:连日来,全国各地举办了很多纪念马克思的重要运动。这么多年了,世人为何依然吊唁这位巨人,11kj最快看开奖 材料?

  解放周末:当初已是21世纪,19世纪诞生的思想成果还能适应新的实践需要吗?

  杨学功:近年来,随着“回到马克思”思潮的突起和国外马克思学的译介,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结果,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思想关系日益引起国内学界的重视和探讨。我们应该本着学术的立场来对待这个问题,而他豪言要制约卢比奥也未能实现雷霆也是早并就加强中印两个文化,而不要简单附和西方马克思学的论点。

  第一,忠贞不渝地推进马克思所开创的事业,是对马克思最好的纪念。从总体上看,马克思的事业,就是通过对现实社会中的种种异化气象加以戳穿和批判,致力于实现“自在人的联合体”过程。其中,人的自由、全面发展,是马克思终生追求而尚未完全实现的目标。但要留心,马克思强调人的解放是一个历史过程,不能离开历史条件空谈人的解放。

  “两个必定”为什么还没实现

  杨学功:这是双重的歪曲。

  今年是马克思生日200周年。5月4日,中共核心在公民大会堂举办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

  马克思怎么预言新中国

  事实上,每逢马克思出生或逝世的重要时间节点,世界各地都会举行纪念活动。这几乎是一种带有广泛性和法则性的景象。它足以说明,即使马克思已经逝世135年,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思想学说及其引起的社会活动,仍然领有普遍而深入的世界性影响。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曾讲过这样一句话:“他的英名和事业将永久长存!”历史实际充分证实,这个论断是正确的。

  解放周末:这段时期,在《莱茵报》办报的经历,对马克思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我们能够从中控制到马克思思想发展的一个特点,那就是“弃旧”与“开新”的统一,即一直扬弃的旧观点与迅速形成的新见解彼此交替的过程。总的来看,他的思想发展看起来像是在“飞奔”,但其中每一个思想发展的逻辑有着明白的轨迹可循。

  杨学功:持这种观点的人主要有两个理由:一个是从学术分工的意义上看,马克思在19世纪50年代当前逐渐将主要精力用于政治经济学研究,特殊是《资本论》的创作,而恩格斯在同一时期以及马克思逝世后,在哲学方面写了很多著述。这种观点单纯从学科角度看问题,割裂了马克思哲学特别是历史唯物主义和政治经济学的内在联系,是难以真正成立的。另一个理由比拟独特,由日本学者广松涉提出来的。他根据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奠基之作《德意志意识形态》第一章的笔迹出自恩格斯之手,即断言恩格斯充当了“第一小提琴手”。实在,考据表明,相关章节主要是马克思写作的,恩格斯做了誊清,当然也有修改和增补。

  第一,“两个必定”指的是历史发展趋势,而不是详细的时间断定。事实中,资本主义通过对出产关系的改革和调解,包容了比当时判断大得多的生产力。但这仍然只是时间问题,而不是趋势问题。

  马克思逝世后,有不少人提到恩格斯在创立马克思主义理论方面的奉献。对此,恩格斯说:“绝大部分基本事导思想,尤其是对这些指导思想的最后的清楚的表述,都是属于马克思的。我所供应的,马克思没有我也可以做到,至多有多少个专门的领域除外。至于马克思所做到的,我却做不到。马克思比我们大家都站得高些,看得远些,观察得多些和快些。马克思是蠢才,我们至多是能手……所以,这个理论用他的名字命名是理所当然的。”恩格斯的这段话反应了他谦逊的品德和胸怀,以作商量但始终不收到对方回复基建利用金此外直接入学;对报名,但也根本符合历史事实。

  解放周末:还有观点认为,马克思只管“批判”,”朱熙华是上海造币有限公司的一名“80后,而不负责“指路”。

  杨学功:据李卜克内西回想,马克思可以成段背诵但丁的《神曲》。马克思为《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分册)和《资本论》第一卷所写的两篇序言,也都以但丁的诗句结束??“走你的路,让人们去说罢!”“这里必须杜绝所有犹豫;这里任何怯懦都无济于事。”这些格言一般的诗句,对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起到了宏大的鼓励作用。

  然而,马克思也确有异于常人之处。大学毕业时,他以一篇关于德谟克利特的造作哲学和伊壁鸠鲁自然哲学差异的论文获得博士学位。这在今天看来,依然是一个异景。当时“博士俱乐部”的一位有名人物赫斯称赞马克思:“他既有三思而行、冷静、严肃的态度,又有最辛辣的机警;如果把卢梭、伏尔泰、霍尔巴赫、莱辛、海涅和黑格尔合为一人,那么成果就是一个马克思博士。”

  哲学观的比较研究可以证明这一点:在对待传统哲学的基本态度上,马恩两人的基本观点是一致的,或者说大同小异;在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懂得上,主导方面也是一致的,同时在阐释角度、侧重点和风格等方面又有差异;在制定和阐发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时,两人有着不同的着重和分工。

  杨学功:马克思非常关注中国,对西方列强的侵略给予毫不留情的谴责,同时指出正是由于东方社会的掉队状态,使这种灾祸变得不可避免。正如你所提到的,马克思在《纽约每日论坛报》所写的评论中有多篇直接探讨中国问题。这些文章被编纂成文集《马克思恩格斯论中国》,至今对我们仍有参鉴价值。

  解放周末:据说,但丁、莎士比亚和斯巴达克、刻卜勒都是马克思的“偶像”?

  可见,《莱茵报》时期的阅历对马克思思想发展的作用可演绎为两个方面:一是促使他对黑格尔法哲学发展批评;二是促使他去研究经济问题。这两个方面共同作用的结果,使马克思找到了新世界观的枢纽。

  解放周末:良多研讨者把《巴黎手稿》《共产党宣言》《资本论》辨别视为青年马克思、中年马克思和老年马克思的代表作。但有人习惯于把“青年马克思”和“老年马克思”对立起来,你怎么看?

  在人类历史上,为穷人谈话的思想家并不少,摇晃“穷人乞食袋”的各种流派也很多。马克思主义之所以充满活气,说到底是凭借科学性或真理性,以及与时俱进的理论品格。其中,唯物史观和残余价值学说使社会主义从幻想变成科学。这是马克思主义能够实现从理论到实践奔跑的条件。由此,我们完全可以说“马克思正青春”。

  为了不使自己关于未来社会的幻想沦为理想,他老是胆大妄为地防止过细的打算和设计,而强调要把共产主义首先理解为一种现实的运动。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看来,共产主义是建立在生产力巨大增添和人们普遍交往基础之上的。没有这两个条件,共产主义就会失逝世界历史性的普遍意思。

  马克思心目中的英雄,都是大义凛然与福气抗争的士兵,而不是成功者、征服者。斯巴达克带领奴隶抗衡富强的罗马统治者,虽败犹荣。刻卜勒在极其清苦的前提下,保持研究地舆学,发现了行星运动三定律,为牛顿发明万有引力定律奠定基础,女人身体哪五个部位最脏 每天都要荡涤_39健康网_女性,是天体力学的真正首创人。但牛顿得到巨大的名誉和财产,刻卜勒却在贫困和饥饿中去世去。

  解放周末:但马克思也曾说过“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

  例如,《共产党宣言》第一部分开头就提出一个论断:“至今所有社会的历史都是阶层奋斗的历史。”很显然,依据19世纪后期人类学的研究结果以及马克思、恩格斯在这些成果基础上所造成的关于原始社会的理论,这个论断是错误的。因此,恩格斯在1888年英文版中的一个注中修正了这个论断:“这是指有文字记载的全体历史。”

  马克思后来回忆:“我作为《莱茵报》的编辑,第一次遇到要对所谓物资好处发表见地的难事……最后,对自由贸易跟保护关税的辩论,是促使我去研究经济问题的最初动因。”马克思还谈道,在《莱茵报》上可能听到法国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带着幽微哲学色彩的回声。同时,为理解决《莱茵报》时代使他“苦恼的疑难”,即他当时所信奉的黑格尔法哲学与实际生活中所碰到的物质利益之间的抵牾,马克思开始对黑格尔的法哲学进行批驳性分析。

  解放周末:有观点提出,马克思从23岁大学毕业到28岁开端创立新的世界观,只用了5年时间,“不是在走,不是在跑,而是在风驰电掣地飞驰”。

  一方面,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并非只是通常意义上的批判,而是科学的分析,既肯定其在历史上的伟大进步意义,又论证跟着历史发展必然要被更高级的社会形态所取代。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批判首先是历史批判,不能把它简略等同于道德批判。

  事实上,“青年马克思”与“老年马克思”之间的裂隙并不存在,马克思的思想发展是一个始终不懈寻求科学真谛的历史过程。

  解放周末:对于马克思和恩格斯,有人说他们是“黄金过错”,但也有人鼓噪“马恩对破论”。咱们该持何种态度?

  解放周末:怎样才是对马克思最好的纪念?

  至于“马克思主义”以马克思的名字命名,而不是以恩格斯或以他们独特的名字命名,一方面反映了历史事实,即马克思对马克思主义的创立和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另一方面也与恩格斯的立场有一定关联。

  解放周末:在人们的心目中,马克思就是一位蓄着大胡子的“老爷爷”。这一深入人心的形象,究竟是有助于仍是有碍于大众对他的进一步理解?

  第四,除了“两个必然”之外,马克思还提出了“两个决不会”,即“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前提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浮现的”。“两个决不会”是历史唯物主义更主要的基本原理,因为它揭示了全部人类历史发展的广泛法令。

  杨学功:学术界通常以为,1845年9月至1846年夏,马克思、恩格斯配合写成《德意志意识状态》,是他们创立新世界观的标志。从1841年到1846年,时光确切很短,但马克思的思想发展很快,整个过程中的思想逻辑波涛汹涌,惊险曲折。

资讯排行

随机文章